当前位置:首页 > 福建 > 案例追踪 > 正文

“法轮功”害死了他家两口人

2016年05月16日 13:01    作者:桂洲 腾水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据龙岩市长汀县汀州镇新民社区反映,该社区的“法轮功”人员黄长秀不到60岁就死了,死亡的日期是2014年5月13日。为了揭开其中的迷团,我们走访了黄长秀的哥哥陈宽海。

  陈宽海,男,今年66岁,小学退休教师。一见面,陈宽海就把话匣子打开了:弟媳黄长秀21岁与我弟结婚,虽初小文化,但脑子精灵,在城里摆摊做客家小饮食,由于服务态度好,生意算得上红火,还把两个女儿培养成大学生。我与弟弟两家人共住祖辈留下的四合院,大家和睦相处,日子过得安稳。然而,可恨的法轮功却破坏了我们和睦、幸福的家庭,害死了我家两口人。弟弟因妻子痴迷法轮功,苦劝无效,带病含恨离去。弟媳深陷法轮功泥潭不能自拔,走进李洪志“上层次”,“求圆满”死胡同,于2014年5月13日走向“圆满”的不归路,成为李洪志生日的殉葬品。

  陈宽海介绍说:事情要从1999年说起。那年春节后,我家附近小学有个法轮功练功点,邻居的妻子是法轮功辅导员,她找上门来对弟媳说当今出了一位了不起的神,这个神叫李洪志,是释迦弁尼转世,他的功法叫法轮功,练了能治百病。她还向弟媳推荐了《转法轮》、李洪志画像和练功光盘。弟媳如获至宝,虽然文化不高,读《转法轮》却一遍又一遍,还到新华书店买了字典,每天清晨和晚饭后准时到练功点,而小食摊点却摆一天停一天。看到妻子突然变化,弟弟感到莫名其妙,问妻子为什么不去摆摊点。妻子却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摊点我不摆了,现在我要修练,干大事,你想摆,你自己去吧!”

  陈宽海接着说:1999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从中央电视台看到国家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的决定,还从《焦点访谈》节目看到法轮功害死人的消息,就当着弟弟和弟媳的面说:“法轮功不能信,不能练”。弟媳当场就不高兴反驳我说:“电视上讲的也不能信,我练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功法。”弟弟一旁也劝妻子赶快把法轮功的书、光盘上交。弟媳瞪起大眼吼:“我的事不要你们管”,扭头就走了。弟弟向来怕老婆,又得肾功能衰竭和糖尿病,面对泼妇般的妻子,他只是无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法轮功在我们家附近的练功点虽然撤了,但那位辅导员却还经常来弟弟家里找弟媳,她们把房门关上,在里面播放法轮功牒片,一起交流学习心得。我妻子是党员,当过社区干部,她耐心做弟媳思想工作,弟媳说:“师父讲,要修练真善忍做好人,你是下台干部,有什么资格管我。”讲着讲着,妯娌俩吵了起来。

  陈海宽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为了站出来“讲真相”,弟媳还利用小饮食摆摊点劝说顾客要信法轮功,造成极坏影响。没多久,被群众举报,小摊点取消了。2000年国庆刚过,那位辅导员又找弟媳说:“最近有几位功友要去北京“弘法”,这是“上层次”的好机会,我们一定要去。”弟媳到银行取了1000元存款,做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条幅带回家。弟弟把这一消息告诉我问我怎么办。我劝说,不要惊动她,但要看住她,结果在县车站我们把她拦下回到家里,弟媳使出泼妇般劲与丈夫打了起来,吼道:你阻挡我“上层次”,坏了我“求圆满”的好事,我与你没完!从此弟媳与弟弟分居了。

  陈海宽摇摇头,无奈地说:为了“上层次”、“求圆满”,弟媳于2003年5月,邀了一位中专刚毕业的亲戚,从“明慧网”上下载信息,印成宣传品,逼着正在教书的女儿晚上去散发。在她的房间里,我们发现一堆破旧衣服里藏着摘抄《转法轮》语录和心得体会的笔记本,其中“修炼”、“上层次”、“求圆满”方面的内容最多。“下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修炼圆满”这句共写了18遍。弟媳还把我们一家当成她“上层次”的障碍。一天,她对弟弟说:“四合院里有魔,要搬出在外租房住。”弟弟开始不同意,又经不起妻子的威逼,无奈听从。据弟弟讲,此时的弟媳晚上常打座练功到深夜,常失眠、胸闷、头痛,一次还晕倒在家。我们把她送医院,检查结果是重度高血压。医生叮嘱,情绪不能有大的波动,必须坚持吃药。弟弟为了帮助妻子治病,买了治高血压的药让她服。然而,弟媳认为吃药会把积的“功力”消掉,吃一天,不吃一天,仍然经常与功友聚会,交流心得体会。她对弟弟说:“我要做圆满功成的大法弟子,我的事,你千万不要再阻止,不然对你不客气。”气得弟弟不知怎么好。弟弟把妻子所做所言告诉我,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只能安慰他注意自己身体。没过多久,弟媳伙同另一名“法轮功”人员大白天到乡下散发宣传品,弟弟气得病情加重,两次住院。2013年仲夏,弟弟带着诸多的遗憾和忧伤在医院离开了人世。临别时,他劝弟媳不要再信法轮功,要坚持吃药保重身体。弟媳却毫无反应。弟弟死后,弟媳不把弟弟遗体接回家,搞个简单的告别仪式,直接送火葬场,一点亲情都没有。

  说到这里,陈海宽的叙说中哽咽带着愤怒:2014年春节前夕,弟媳搬回四合院住。两个已出嫁的女儿考虑弟媳孤身一人,劝弟媳和她们一起生活,但弟媳一直不同意,为的是可以无忧无虑地加速“上层次”、“求圆满”。2014年正月,弟媳外出时,被三轮车撞倒,小腿骨折,我们准备把她送医院治疗,弟媳却说:“我是遇上魔了,师父会保护大法弟子,把魔赶走。”弟媳拒绝住院检查治疗,结果病情越来越重,小腿红肿,喊胸部疼痛,走路还要扶着墙。2014年“五·一”后的一段时间里,弟媳总是一个在房间里不出门。一天我妻子炖了鸭汤,端了一碗送到她房间被拒绝。5月13日凌晨2点多钟,我起来小便,发现弟媳房间电灯还亮着,就催她休息。我隐约听到里面应了一声。第二天8时许,我发现弟媳房间的电灯依然亮着,推推房门,里面反扣无应答,我感觉情况不妙,只好砸玻璃进去,发现弟媳倒在地上停止呼吸,两只手里握着法轮功护身符,时年59岁。

【责任编辑:岁月静好】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