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福建 > Top > 正文

越王台上说闽越

2016年05月26日 15:01    作者:    来源:东南网    [纠错]

   

  浦城越王台

   

  浦城越王亭

  漫步仙楼山森林公园,登上山顶的越王亭,越王台,直觉古城的千年沧桑扑面而来。地下偶可拾得的秦砖汉瓦,昭示着这一闽越古城曾经的繁荣和辉煌。越王亭的亭柱上,潘国璋先生撰写的“拒汉鏖兵,烽火难温霸业梦;筑城兴浦,仙林犹幸越王亭”给人留下无限的遐想与深思。

  穿越二千多年的时空,拂去历史的烟尘。让我们一同寻觅那个汉越争霸的时代。寻觅当年建造在闽越国都东冶的汉阳城、临浦城、临江城。

  “揽泪访亭侯,兹地乃闽城。万古通汉便,千载连吴兵”……

  ——江淹《迁阳亭》

  烽火难温霸业梦

  汉代,刘邦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来削弱各诸侯国的力量。把秦闽中郡划分三个诸侯国,复立无诸为闽越王,定都东冶。因而东冶也就成为福建历史上有文献可考的第一个地方名。西汉初年,由于无诸的励精图治,闽越国成为鼎足东南的地方强国。

  然而,历史的政治舞台总是由不同角色的政治家演绎并改写着。

  无诸死后,由郢继承,东越三个诸侯国中,以闽越王势强。建元六年(前135年)闽越王郢攻东瓯,汉朝庭出兵相救。馀善以“妄启兵衅”之名杀其胞兄郢向汉求和,汉武帝立无诸孙君丑为繇王,馀善不满,自立为王。汉武帝遂封其为东越王,与繇共处。但馀善在闽越长期进行军事割据,暗地与汉朝廷分廷抗礼,在闽北建六城(今浦城境内汉阳城、临江城、临浦城,武夷山汉城、建阳大潭城、邵武乌坂城)屯兵,史称“建六城以拒汉”。

  汉元鼎六年(前111年),馀善自刻“武帝”玺,公开反汉。妄图恢复越王勾践时代的霸业。汉遣韩说、王温舒海陆并进,直指东冶。经剧烈鏖战馀善兵败,被内变族人所杀。汉朝庭出于治理需要,遂将闽越居民迁徒江、淮(大致在庐江、九江和临淮三郡)

  自无诸建闽越国、称闽越王起,至元封元年(前110年)汉武帝派兵讨伐闽越、馀善兵败被杀、闽越居民北迁止,以浦城为政治中心的闽越国、长达百年之久。

  汉武帝平定闽越的战争,是反对分裂维护统一的战争,其历史功绩是值得肯定的。但也给闽越百姓带来极大的灾难。“千古兴亡孰可哀,无诸霸业未成灰。虽云封城更新鼎,犹记山川有旧台。……”如今战争的刀光剑影早已远逝,东冶三城亦成遗迹,让我们走近它们,听听来自历史的诉说。

  福建正史第一城

  20世纪8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浦城管九村大王塝山调查中,采集到较多商周时期遗物。2006年在该村西周土墩墓考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容器、兵器。其青铜剑、青铜矛、青铜戈等,应是古闽越方国中军事武官阶层以上的人所使用。从目前考古资料可知,汉阳城在汉以前的古闽越方国中,就是闽越土着文化的聚落址。

  西汉时期的闽越族,正进入了他们的英雄时代。

  他们从中原地区引进先进的铁器工具和制造技术,生产工具、武器装备也同时进入了铁犁和铁斧时代。他们在狩猎活动中开辟营地和台榭。修筑行宫、起造狩苑猎园,既可作为军兵操练的场所,又往往形成新的聚落村镇。

  位于仙阳镇管九村溪东大王塝山的汉阳城,就是在这时形成的聚落村镇。

  站在汉阳城山顶,只见南北一马平川,柘溪从北往南绕川依山而去。城址高出河面50-200米,包含两个相连山丘,至今可见或筑于陡峭的岩壁上、或顺山脊向沟谷底部延伸的城墙遗迹。居高临下、地势险要。从遗址中出土的各类陶片和青铜器、兵器、箭簇,似在向人们诉说着当年农耕经济的繁荣和战争的残酷。清顾祖禹《读史方禹纪要》载:“汉阳城,在浦城县北,汉元封元年兵入东越,故粤衍侯吴阳以其邑七百人反攻粤军于汉阳,即此城也。”司马迁也首次将闽越入史,汉阳城也成为福建见于正史的第一城。

  那城下广阔的平川,可是当年汉越战争的战场?隐约间,我似乎感觉到千军万马的厮杀声,刀光剑影,火光冲天,南浦溪血红血红……

  这就是历史。这就是那个时代福建第一城的历史。

  越王台上越王游

  越王台,即所说的越王“筑六城以拒汉”之临浦城。临浦城包括越王台和浦城故城后阳城。清光绪《续修浦城县志》卷三十:“后阳城在县东募泰里(即今石排下,笔者注),相传即故浦城地,城垒、县治遗址犹存”。晋谢灵运《永嘉记》云:“有二浦,一曰柘浦,水源出于建安吴兴县,俗称越王城,以其城临浦故曰浦城。”越王城东倚吴山,北靠小敛,西临南浦溪,将军山、越王山怀抱东南,城北遗址盆地约7平方公里。据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浦城县临浦城在县东越王山(即今仙楼山,笔者注)。“城环其上,山势独高,傍瞰大溪,相传汉时东越王之堠台也,东隅有越王行宫,遗址尚存。”今天心胜果寺,即当年越王行宫遗址。

  有关史料记载,临浦城为馀善“筑六城拒汉”所建。但据在石排下,仙楼山考古发现的打磨石器及印纹硬陶堆积层,临浦城应在新石器至商周时期就是先民的聚落遗址。后建临浦城亦当是无诸封为闽越王时之事。试想,当汉武帝大军压境之时,馀善还来得及修“六城”来抵御吗?

  西汉闽越国时期的东冶,是闽越王实行政治统治的中心,在外交和军事活动上具有突出的战略地位。

  无诸执政之初,闽越经济凋零,部族之间械斗不断。为统一各部族,他以汉天子封赐的王号为旗帜,率领经中原战争洗礼的嫡系部队,号令部族,消除障碍,形成了从闽江下游到武夷山脉连成一气的主要政治领地。他频繁巡守各地,修筑行宫,起造狩苑猎园,乃至在后世志书文献中留下不少遗址、遗迹和纪念性建筑史料。除“六城”外,如将乐的百丈山台榭、高平苑野宫、南平越王台、建宁百丈岭台、泰宁金铙山、鸣铙山、骐驎洲、邵武乐野宫、越王渡等就是例证。1958-1998年,在考古调查中,在闽江上游建溪支系与富屯溪系流域,就发现有汉代遗址42处,近年考古调查又新发现汉代古文化遗址10多处。

  站在越王台上,眼望满目青翠的林木和潺潺奔流的南浦溪。我仿佛看到,闽越王无诸,伟立高台,时而拜天祭祖,举行隆重的典礼,时而调兵谴将,指挥千军万马,展开大规模的军事活动。他登临高台,眺望四方,欣赏壮丽山河,多么踌躇满志。他是极目武夷、仙霞与东海,参加逐鹿中原,威怀东南的一位王者,更是福建地方史上对文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先驱……

  明代学者瞿庄评价无诸说:“闽在古为百越文身之地,至王以神明之胄居之,故能乃心中国……三山磅礴之气为之增壮。自时厥后,渐摩风印教……蝉蜕荒服之习,澡沐邹鲁之化者,王实开之”。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千百年来,浦城这一历史文化名城,曾演绎过多少兴衰故事。如今的越王台,早已人去台空,只留下丹井、荷塘,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筑城临江梦未央

  提到“六城拒汉”中的浦城三城,临江城可谓在考古发掘中出土汉代文物最多的地方,其出土文物不仅震惊考古界,且足以证明当时闽越国先进的生产工艺和闽越王族曾经的富贵和繁荣。

  临江城位于临江镇锦城村。城址东频临江溪,溪出观前汇入南浦溪,西倚金鸡山,南为开阔盆地,北为鸡山垅,范围约20万平方米。至今城基尚存,内有越王井、越王庙。

  2003年,经省县考古队对锦城村一带的遗存进行调查和局部发掘,确认是西汉闽越国时期重要聚落。在锦城村中部晒谷坪发现一处大型建筑遗址和一座台基建筑边缘和廊道,其瓦砾堆积层出土大量汉代绳纹板瓦、筒瓦以及不少日用陶器。在遗址区范围的稻田中,还采集到残存的文字瓦当“囗阳囗央”,有推测为“汉阳未央”。这些文字的出现,表明当时中原文化已进入闽北,闽北文化已与汉文化融合。也表明这里当年曾经有规模宏大的宫殿式建筑。

  在遗址区周边的金鸡山是大型的墓葬区,面积近2万平方米。我们的祖先静静地躺在这里,听山风呼啸,看云卷云舒已有两千多年了。在众多的墓葬中,已发掘两座竖穴土坑墓,墓穴封土层为方形覆斗状。这两座汉墓虽早年都被盗墓贼光顾过,但一号墓仍出土陶瓮、釜、匏壶、罐、钵等10件。二号墓尚存随葬品有玉壁、玉组佩、陶鼎、瓮、罐、盆、壶釜、匏壶、香薰、纺轮等60件,特别是直径达33厘米的龙纹玉璧,雕刻的龙纹,精美绝伦,被专家称为“福建第一璧”。还有那由18件各种纹饰及镂雕的玉环、玉璜串成的玉组佩,加工精细,美仑美奂,亦为福建仅有。这些玉器反映着当时闽越国高超的玉加工文化和闽越人的审美情趣。如今,这两件稀世精品,与浦城管九汉阳城出土的西周青铜剑、青铜杯、青铜尊等稀世珍品一道,在福建省博物馆展厅陈列,展示着当年闽越国的文明和辉煌。这些出土的陶器、玉器足以表明,临江城是当时闽越国王室家族聚居的“重镇”。

  生产工具、生活器皿和武器装备,是闽越国历代王者度过黄金时期的实物佐证,馀善在闽北建筑城池,特别是在浦城这一重要军事要地建筑三城,目的是在此集中闽越的精锐力量,在这里发展经济、军事和文化。是为了他的江山永固、长治久安、乃至发兵闽北、翻越武夷山脉、占领鄱阳水域、指挥水军东下长江、逐鹿中原,以恢复越王勾践时代的霸业。当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馀善自己也在割据和统一的战争中走向了祭坛。因为他的割据图谋,是与民族融合的历史潮流相违背的。

  馀善死后,人们在临江城为其建造东越王庙,祀东越王馀善神。宋绍兴十二年(1142)赐额昭佐,淳熙十五年(1188)封孚惠侯。至今东越王庙遗址犹存。

  历史,并不都是以成败论英雄。人们建造东越王庙、供奉馀善神,也许是怀念他在治理闽越国时的历史功绩吧!

  “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闽越国的辉煌时代,已随时光远逝,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供人凭吊。

【责任编辑:翔宇】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